萬盛學電腦網

 萬盛學電腦網 >> 網頁制作 >> 交互設計 >> 設計總監尤原慶:我在華為的工作體驗

設計總監尤原慶:我在華為的工作體驗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admin    更新時間:    2015-10-10 14:42:40

 設計總監尤原慶:我在華為的工作體驗 三聯

  @EDC尤原慶 :前言:來華為工作一段時間,朋友們問的最多的就是兩個問題:在華為主要做什麼?在華為做設計與在互聯網公司做設計有什麼區別?這篇記錄希望能寫出一二。

  簡單說下華為是做什麼的。華為有三大事業群。一是消費者部分,包括大家到處可見的華為手機等直接面向消費者的產品,最近做的很火熱很出色的事業群;二是企業部分,是較新成長較快的事業群;三是運營商部分,是華為最傳統的事業群,按照2012年年報,這個事業群帶來華為每年70%以上的營收,可以說是傳統老牌事業群。

  我在運營商事業群工作。所以回答了很多朋友的問題,我不是做華為手機的 。:)

  運營商事業群下面有很多業務,如果按照硬件和軟件維度來區分,我主要在軟件領域工作。華為的軟件公司主要在南京、深圳兩個城市,當然,一線局點覆蓋超過100個,世界各地都有。

  軟件公司下的產品形態較多。從用戶的維度來看,有面向普通用戶的,例如音樂、視頻、聊天、電商等,有面向企業的,例如企業平台類軟件、計費系統等,也有面向運維人員的,例如大數據分析軟件等;從端的維度來看,有TV、Web、Pad、Phone、WAP等;從設計特色的維度來看,有歡快愉悅的ToC產品,也有莊嚴肅穆的ToB產品。……

  我們團隊是軟件公司下的用戶體驗設計中心,服務於以上我所提及的產品設計工作。我們的設計小伙伴主要在深圳和南京工作,近期在德國也有新的設計小伙伴加入項目。

  我還是專注於交互設計方向,帶著一直以來對交互設計的熱情學習並實踐。當然和團隊一起配合,需要對產品生命周期中市場策略、商業價值、用戶研究、業界分析、設計、開發、技術架構、客戶商業等部分都得保持學習和進步。:)

  我們團隊完成產品周期設計流程全閉環,涵蓋用戶研究、交互設計、視覺設計、前端開發四大塊,以幫助業務輸出高質量的產品設計。

  所以,我在華為的工作,以上。

  有意思的部分是,在華為做設計,和我之前在美國、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做設計有什麼不同、挑戰、痛點、和刺激?最近感概有一些,大概寫寫。

74c9d36188ff9f0a8af508763fd8943b_副本

  挑戰一:文化的廣度

  之前在美國雅虎做移動搜索的時候,我記得數據是,設計的受眾涵蓋43個國家,18種語言,當時以為自己做了一個國際化產品。到華為來才發現是小巫見大巫。

  華為軟件現在超過50%的業務是在海外,產品設計的觸及點遠遠超過我之前的設計工作支持范疇。這個點很刺激。我做設計的初衷就是希望自己的微薄之力能夠幫助一些用戶的生活更美好。在美國的時候,大部分產品設計是應對於美國用戶;在騰訊的時候,所有產品設計都是應對於中國用戶。現在到華為,感覺視野更開闊。

  現在產品設計支持的點包括:

  中國,德國,美國,英國,法國,馬來西亞,泰國,沙特阿拉伯,墨西哥,菲律賓,哥倫比亞,越南,尼日利亞,埃及,希臘,瑞士,俄羅斯,阿聯酋,肯尼亞等。

  樂趣在於,設計受眾的群體擴大,挑戰點無限擴大。

  例如在美國做電影App的時候,自己與周圍的朋友、同事、同學經常看電影,比較容易自己帶入用戶的角色,同感很容易做到。在騰訊做社交產品的時候,我的親戚也許就在用,設計與生活總是息息相關的。

  現在例如要做一個非洲國家的音樂類產品,問題就來了。

  非洲兄弟用什麼手機?

  非洲兄弟聽什麼音樂?

  非洲兄弟在聽音樂的過程中關注什麼?

  什麼樣的信息架構會讓他們清晰了解?

  非洲兄弟喜歡什麼顏色?(你們知道尼日利亞用戶喜愛的土黃色吧……)

  ……

  我們還沒有去過非洲,怎樣了解非洲用戶基本的用戶畫像、心理模型、行為習慣?

  解決這樣的問題,本身就是一大樂趣。

  最近自己的時間和精力主要在德國這個局點。我第一次去德國也是我第一次去歐洲。雖然在美國學習工作生活中,認識很多歐洲朋友,但是理解歐洲本地的用戶群體,還是第一次。仔細研究德國公用設施的設計思路、火車上乘客的生活習慣、與陌生人聊天知道他們對產品使用的偏好…… 一切都是在積累對這個區域用戶的理解,為後續設計以及與客戶溝通打基礎。

  挑戰二:產品的廣度

  很多設計師是有熱情方向和精專方向的,例如擅長移動互聯網設計的設計師、擅長ToC移動App類設計的設計師、擅長運維類產品設計的設計師、擅長企業管理系統設計的設計師。

  我從2007年開始,所有的熱情和專業都是在移動互聯網上。前幾年一直在做移動類的設計工作,直到回國到騰訊,開始接觸Web設計、ToB設計、運維設計等工作。

  到了華為又是海闊天空。

  基本所有的形態全有。

  可能上午在設計一個輕松愉快的聊天軟件,簡約的設計理念,小清新的設計風格,把自己調整為一個輕快、愉悅、到點的設計思路。像個熱情的藝術家。

  下午就進入一個企業平台級管理系統設計項目,復雜的信息架構,商業的設計導向,穩重的設計風格,把自己調整為一個嚴肅、邏輯、全局的設計思路。像個沉悶的架構師。

  這個挑戰帶來的樂趣是,如何讓自己去適應,去配合,去產出。更有趣的是,可以讓自己反復判斷自己適合哪類產品、哪個區塊。這樣的自我測試比我之前只做一個方向的產品設計,再去同時借鑒思考其它領域的產品設計來思考,進步要快得多。

  挑戰三:華為的設計特點

  華為運營商設計與互聯網設計工作最大的區別,是工作模式。

  先簡單描述下華為運營商事業群的設計工作是做什麼。一塊是公司內部的能力、平台設計工作,更大一塊是為客戶提供設計服務。我們的客戶是全世界的大運營商,例如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德國電信、法國電信等等。每個國家都有運營商,所以差不多都有我們。lol

  一個簡單的例子,德國電信需要一整套服務,例如是一個面向用戶的電視軟件產品。我們就要為德國電信這個運營商提供設計方案。我們設計稿需要經過公司內部的評審,再與客戶溝通,與客戶配合設計出符合當地用戶的產品,最後再通過客戶發布給當地的用戶。

  所以這個模式是:

  B(華為) to B(客戶) to C(用戶)

  互聯網公司的模式是:

  B(互聯網公司) to C(用戶)

  對設計師來說,最大的區別是,要多經歷一道坎,客戶。在以為用戶提供最好用戶體驗的前提下,我們需要考慮公司的商業價值,客戶的市場價值、運營方式、內容模塊、品牌訴求等。對設計方案的精准度、寬容力、思考深度、以及設計團隊本身的交流能力要求高。

  在配合挑戰一中文化廣度的因素,整體的設計方案通過以及成功率難度都提高了。

  這也是我到華為接觸到對自己最有價值的一塊學習機會:

  我可以到一線直面客戶,真正地學習並實踐賣一個設計點子、一套設計方案、一類設計理念。這個比以前在家裡做多套設計方案難一些。之前練習的是Critical Thinking,多方案、思維深度的能力訓練,現在是要做到設計方案自身質量的說服力配合自己對設計深刻理解後的溝通說服力並行,才能保證設計方案能在客戶與用戶那裡得到成功。

  這一點是來華為快一年學到最深刻的東西。

  可能很多年後,要自己做事情,這些商業、決策、談判的能力,會是在設計基本能力上的一個非常有力的補充。

6396e379b229e7570cd756c1e903a58e_副本

  挑戰四:精力的分配

  這也是這一年我學習的重點,怎樣去學會進行時間管理、精力管理。

  我非常佩服很多同事、前輩,比我忙很多,但是能輕松應對、合理分配資源、游刃有余。這點是我的弱項。有時設計師的偏執在於,一個事情不做好不想放手,當任務流多的時候難以平衡和協調。

  有時在國內的工作日是這樣的:

  6:30AM,起床。(蒼天大地我自己都佩服自己每天6點半起床)

  8:00AM,美國項目會議(美國時間5:00PM),與美國專家進行設計任務討論、設計框架討論。

  9:00AM,泡茶,進行郵箱0未讀的每日挑戰,保證任務梳理、工作安排。

  10:00AM,設計工作、討論、產出、會議……

  12:00PM,吃飯,散步,看Youtube上Conan O’Brien秀放松、發呆。

  1:30PM,集中的項目討論、設計討論、方案探索、設計任務安排分配、設計工作輸出。

  8:00PM,有時已經到家,德國項目電話會議(德國時間2:00PM)。

  10:00PM,讀書,休息。

  在德國工作日是這樣子:

  7:00AM,起床。

  8:30AM,到公司,早餐,工作。

  9:00AM,集中處理國內團隊的工作需求(中國時間3:00PM)。

  10:00AM,開始一天的設計工作以支持客戶,設計方案准備、預研、客戶會議、和客戶爭論、講道理、再和客戶爭論、講道理、喝咖啡、繼續和客戶爭論、講道理……

  6:00PM,德國客戶下班,回到公司,晚飯,然後對遺留的技術問題進行

copyright © 萬盛學電腦網 all rights reserved